白城意外险交流群

中国平安:在“希望”开始的地方

中国平安 2020-07-13 09:48:06

1994年,年轻的平安在安徽六安捐建了第一所平安希望小学。20年来,伴随这平安的发展壮大,“平安希望小学”已经遍布全国,总数达到111所。值此20周年纪念之际,平安人再次回到希望开始的地方,回望初心,也开始了下一个20年的公益之旅。


原点与初心


由六安市区进入乡间,车子继续行驶在平坦的柏油公路上。道路两边是瓷砖贴面的二层小楼,远处若隐若现有塑料大棚。“哒哒哒”的水泵声传到耳边,预示着菜农们马上要迎来一个丰收季节。离顺河平安希望小学越来越近了,丁当凝望着窗外若有所思。顺河镇、谢圩村、董滩村。。。熟悉的名字,陌生的景象,眼前的一切让这位中国平安人寿的董事长兼CEO不由得回忆起二十年前,他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


那时他还是平安保险公司办公室的一名普通员工,平安也不过是一家刚刚在深圳成立五年的年轻企业。1993年,在当时公司总经理马明哲的倡议下,初创不久的平安成立了“希望工程”救助小组,开始落实“中国平安希望小学建设项目”,以帮助失学儿童重返课堂。当年9月,丁当和另外两名同事来到六安,进行希望小学选址的实地考察。


担任安徽省“希望工程”办公室主任才五天的刘成典,“自己还没得及去贫困一线考察”,便随平安考察组第一次深入乡村阡陌。对于安徽贫困地区的教育状况,他向考查组介绍了这样一组数字:安徽省仍有约1400万文盲,列入全国五个文盲大省之一,在15岁以上的全省人口中每4人就有1个文盲。而且,每年不下10多万少年儿童因贫困而失学。


虽然对于农村的贫困有些了解,但亲眼目睹了现实状况,丁当还是被深深地触动了。顺河镇在1991年淮河洪水时全部房屋几乎都被冲坍,水深三米长达半月之久。1992年又遇大旱,人均收入仅100多元。在谢圩小学,丁当看到一间教室里挤了八十多个学生,大家就借助自然光读书;在董滩小学,他看到了“没有倒坍的几堵墙和孤零零的一个校长”——校舍被冲垮后一直无力恢复,校长为此奔波了两年,依然希望渺茫。进入董滩村考察,村里面大部分都是用稻草和玉米秆搭起来的土坯房。丁当遇到了一心想上学的许光辉和说起话来表情麻木的女孩秀子。她那年才8岁,失学在家,正在喂两头猪。生活的重担压得她失去了笑容。


“从董滩村出来,我感到心头沉甸甸的,喘不过气来。它超出了我对贫穷的想象力无情地震撼了我,让我的情绪久久安宁不下来,连午饭都难以下咽。”在归来之后一篇《寻找中国的希望》考察手记里,丁当写道。在文章的结尾,他疾呼:“救救孩子!救救自己!!救救中国!!!”


考察组的号召得到了平安广大同事的积极反馈与踊跃捐助。建校资金很快筹措到位。1994年9月8日,经过各方大力支持,六安顺河平安希望小学顺利落成并剪彩开学。它就坐落董滩村与王滩村的交界处,吸收了董滩村、王滩村和谢圩村的学生。学生在最高峰时数量达到了500多人。


“当时在安徽,尚未有一家深圳单位对失学儿童进行集体资助,平安是第一家。我为自己是个平安人感到自豪。”丁当回忆说。20年前,作为一家初创5年的企业,中国平安能够投入精力支持教育事业,这和它对企业社会责任的深刻理解息息相关,对企业“如何从卓越到伟大”的超越梦想息息相关。如今,中国平安由当年几百人的小公司成长为坐拥3.8万亿元总资产、约20万名正式雇员、融保险、投资及银行于一体的金融集团,公益项目也由学校教育扩展到了灾难救助、环境保护和社群公益等方方面面。对于平安来讲,心怀感恩、回报社会的初心与情怀,从未有过改变。


一种可持续发展模式


刚刚在主席台上主持完20周年庆典,张军校长的脸上还有掩饰不住的激动。1994年,27岁的张军从王滩小学调来新落成的六安顺河平安希望小学担任教务主任,配合鲍远军校长的工作。在2000年,鲍远军由于家务牵扯精力,甘愿退到了副校长的位置,张军成为了校长,两人一直搭档二十年至今。“我们都是顺河镇人,对家乡很有感情。我们就一个想法,要把学校办好,这样才对得起父老乡亲。”张军这样说。


经过20年的发展,顺河平安希望小学在综合实力上已经成为地方名校。由于中国平安的捐赠,它是顺河镇上最早拥有电脑机房、图书阅览室和大屏幕投影教室的学校。就在刚刚的庆典仪式上,平安宣布要捐出善款200余万元,用于全国希望小学500多个平安足球场的建设。顺河小学也获得了一块,不久孩子们就可以在球场上尽情奔跑,享受足球的乐趣。顺河小学推行特色教育多年,学校里有“百灵鸟”广播站,“小荷”文学社,还有一支靓丽活泼的舞蹈队。“我们经常承担重要活动的接待任务。曾经在六一儿童节,学校代表整个六安市的五县三区迎接过市委书记的视察。”张军介绍说。与此同时,用考试成绩来衡量,顺河小学的教学质量也十分突出。“放暑假前的期末考试中,我带的班级有两门主课的成绩超过了镇中心小学。中心小学也把我们看作是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很长一段时间张军都很苦恼。主要是学校缺乏老师,尤其是副课老师,学生无法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理想的师生比例是1:20,可实际上学校有300名学生,只有12名老师和1名工人。张军在师专学习的时候本来是按照数学老师的方向来培养,来到顺河小学变成了语文老师,同时还要带体育课。“这里缺什么老师你就是什么老师,”张军说。教师短缺是两方面原因引起的——虽然区政府按照学生比例来确定教师数量,但农村一些只有一两个年级的教学点占用了过多教师名额;另外,乡村小学的教师流失也是个问题。越来越多的孩子跟随打工的父母进入城区上学,六安市区的学生人数增多。市区学校直接从附近乡村小学选拔优秀教师,这里就成为了教师们的黄埔军校。今年8月就有两位老师离开了学校。“我们花了四五年时间培养他们,一下子就好像损失了左膀右臂两员干将。”


中国平安的支教队伍某种程度上缓解了学校教师短缺的困境。从2007年开始,中国平安每年都要招募志愿者到希望小学进行授课。支教行动每年9月至11月期间开展,一共四批志愿者,每批在学校停留一周时间。“我还记得第一批来的员工是平安宁波产险的,都是30多岁的公司骨干。因为是第一次,没有经验,他们每天都要写支教日记,还要备课都很晚。”张军回忆说。“志愿者们投入了很多感情和心血,要走的时候孩子们恋恋不舍,流着眼泪拦着他们不要上车。”随着支教活动从时间、内容到形式的固定,它成为了正常教学一种有益的补充。“教师们常常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因为志愿者们带来的都学校最缺乏的副课。并且他们不是专业人士,讲授方法往往突破我们已有的思维定式。孩子们也适应了这种支教课程,不再过分兴奋和激动,这对他们来讲也是种常态化的安排。”


中国平安定期组织的“平安希望小学校长培训班”同样给了张军以新的启示。“当时北京一位知名小学的校长讲到怎样找到学校优势,以及怎样把劣势转化为优势,这让我一下豁然开朗。”张军说。“作为校长,我能够借助平安提供的机会,参加这种国家级的培训,去拓宽视野和认识,再把收获分享给学校师生,这不就是我们这所乡村学校的优势么?”文学社和舞蹈队就是张军参加完培训后决定成立的。他找来一位语文老师来组建文学社,那位老师曾是大学时代校刊的编辑。没有专门的舞蹈老师,张军就开动脑筋另外请来镇上的专业人士过来指导。“这些在当地小学都是新鲜事物。如今,我们自己的文学刊物已经出版四期了,常备的舞蹈节目也有好几个。学校里有着很好的文化氛围,特色教育成为我们的一面旗帜。”


顺河平安希望小学是平安所援助的111所平安小学的缩影。“我们虽然不是建设希望小学最多的企业,却是做得最有深度的一家。”中国平安集团品牌总监盛瑞生总结说。“对于每一所希望小学,我们都确立了’援建——维护——扶持自生’的可持续发展模式,不仅在硬件上有希望图书馆、爱心厨房、梦想中心多媒体教室等配套项目的投入,软件上还有义务支教、教师培训和奖学金、奖教金来做扶持。”也是得益于这种“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的公益理念,遍布全国的平安希望小学相继探索出了适应于自己的发展道路,成为当地办学的佼佼者。


传递爱的接力棒


来自平安人寿安徽分公司的孙长书正抓紧时间在一间教室的角落里认真备课。他是中国平安今年支教行动的第一批志愿者,在未来的一周里将给孩子们带来安全课和体育课。安全课是由青基会设计的,主要涉及地震逃生,并配合一套专门的教具,来演示地震发生时躲在房间里的什么位置最安全。孙常书还希望把一些其他的安全知识一起串联进45分钟的课堂,比如怎样对路况保持敏感——他注意到这所学校的很多学生都骑自行车上学,怎样在村子里走时防止被狗咬,还有怎样在河岸边玩耍时不至于跌落进河道,以及在溺水的时候如何来自救。


孙长书来到平安才两年。“去年看到公司群发邮件征集志愿者就报名了,但是想参加的员工太多了,今年才被选上。”对于他来说,参与到支教行动中来还有一个特殊的原因。“是想感恩,因为我也是希望工程的受助者。”孙长书说。


孙长书是淮南市凤台县尚搪乡人。1991年的淮河大水同样殃及他所在的村庄。“学校教室的窗户都被冲走了。冬天我们每人从家里带化肥袋子来,用钉子钉在墙壁上。可冷风还是往里灌,冻得无法写字。”更糟糕的是水灾过后的第二年农民们都颗粒无收,哪里还交得出学费?“有一天,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是我进入了’希望工程’的名单,有人愿意资助我上学。就这样,每学期我收到20块钱,一直到1997年小学毕业。虽说钱不多,但支付学费和书本费却绰绰有余,每年还能结余两三块。”小学毕业的时候,父亲曾经提着几只活鸡,带着孙长书去感谢那位恩人。“其实不过是40公里外凤台县里的一位公务员。”孙长书2007年从安徽师范大学毕业还去看望过他,告诉他自己已经顺利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而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当初那看似微不足道的一点帮助,让他得以通过教育改变了命运。


“从1989年中国青基会启动’希望工程’至今,全国已经建成18355所希望小学,累计资助了495万家庭贫困学生。也就是说,每1000人里就有3个人曾经接受过’希望工程’的帮助。”青基会副秘书长王旭东说。“我不止一次在活动里遇见有年轻人和我打招呼,告诉我当年得到过’希望工程’的帮助。”而安徽更和希望工程有缘。1990年,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金寨县希望小学就在安徽,那位“大眼睛女孩”苏明娟正是金寨县希望小学的学生。在中国平安援建的111所希望小学中,有9所都在安徽,遍布六安、淮南、阜阳各地市。


1993年,丁当一行在安徽贫困地区考察完之后,还带回了一份写有1000名需要帮助儿童名字和家庭情况的资料。之后平安员工就根据自己的经济情况,认领儿童来进行捐助,持续到他们顺利读完小学。那1000多个孩子现在何处,平安人却不清楚了。“我们不愿意刻意去跟踪他们的未来,毕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希望让别人知道自己曾经是贫穷的、被帮扶过的。”丁当说,真正的慈善不计回报。


不计回报,但冥冥之中,自有感恩者绵延着这股爱的力量。“我志愿加入,‘专注为明天’2014年中国平安希望小学支教行动志愿者服务组织,奉行志愿者宗旨,践行志愿者精神,遵守志愿者规范,塑造志愿者形象,以我所能服务于公益爱心事业,服务于社会。”在主席台上,孙长书带领着另外几个志愿者郑重宣誓。伴着这响彻云霄的誓词,2014年支教行动正式启动,中国平安也进入了下一个20年的公益之旅。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

以上内容源自中国平安”——中国平安集团官方微信账号。我们将为您提供第一手的平安资讯,全方位的产品指引,多样好玩的互动活动。赶紧开启您与平安的亲密接触之旅吧!

Copyright © 白城意外险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