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城意外险交流群

最好的时代与最坏的时代 ——全球航空公司保险市场2016年总结与2017年预测

中再产险 2019-10-17 12:26:59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狄更斯《双城记》的著名开头用在2016年的全球航空公司保险(Airline Insurance)市场上再合适不过了。

2016年,全球航空公司保险的事故总损失金额约7.2亿美元,远小于2014和2015年均超过10亿美元损失的规模(图1);受到国际油价腰斩的影响,航空公司的财务状况纷纷向好,保险费支出不再捉襟见肘;搭乘飞机出行的旅客数量增长进入快车道,2016年增幅为7%(图2),各航空公司购买新飞机的热情不减,市场前景广阔;新机型不断涌现,航空技术新发展使得飞机的安全性不断改善,目前平均而言航空旅行已经比1990年代安全四倍。


如此种种,不可不谓最好的时代。


图1 全球航空公司保险事故总损失(来源:Marsh)

 

图2 全球航空旅客数(来源:IATA)

另一方面,虽然市场的总体损失大幅降低,但是也有若干影响较大的出险事故(表1),如3月FlyDubai一架737在恶劣天气下第三次尝试降落时坠毁,造成62人死亡;5月EgyptAir在地中海坠毁造成66人死亡;11月LaMia一架包机在哥伦比亚坠毁,机上77人中的71人死亡,包括巴西Chapecoense足球俱乐部的几乎全部成员;12月Pakistan International Airline坠机造成47人死亡。然而,真正令保险市场感到担忧的是,伴随着全球利率徘徊在低水平、资本为获取更高回报持续涌入保险业的大背景,航空险也不可能独善其身,市场疲软的趋势恐怕难以在短时间内逆转。据经纪公司JLT估计,2016年全球机队总价值增长了7.8%,但是总保费却下降约7%至12亿美元,为1999年以来的最低。劳合社2016年的年报显示其航空险业务综合成本率为107%(包括通用航空等,不考虑准备金释放),部分劳合社辛迪加撤出航空险市场,全球其他主流保险公司等也纷纷调低了其对承保保费的预期。如果以35%常规损失率(Attritional Loss Ratio)计,全球航空公司保险将继续处于亏损状态。

如此种种,不可不谓最坏的时代。


与海上能源险市场(见本微信号2017年3月17日文章《海阔千江辏,风翻大浪随——国际海上能源险市场2016年综述与2017年展望》)稍有不同的是,业界对于2017年航空公司保险市场的趋势判断存在分歧。


有一部分市场参与者持乐观态度。据经纪公司JLT预测,航空公司保险市场的承保能力在2017年将存在降低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与保险公司更加注意风险选择的策略相耦合,或将使得市场触底反弹。某全球领先的美国保险公司也认为,2017年经纪公司的Line Slip的承保能力将有显著下降,市场条件将向对保险公司更加有利的方向倾斜。


当然,还有一部分市场参与者没有这么乐观,如劳合社在其年报中即预测2017年的风险暴露增加和费率下降将一同导致常规赔付率的上升,即使部分承保能力撤出市场,市场条件也不会有明显改善。从笔者承保国际业务的体会预测,航空公司保险的总体保费量下降的可能性较大,在未发生改变市场整体趋势的巨大损失事件前,航空公司保险市场将处于微利和微亏的临界状态,但保险公司应对的策略将各有千秋。有的公司可能会强化对风险的选择,在一些条件持续恶化的业务上缩减份额甚至退出,同时抓住时机进入此前有过出险、条件得到改善的业务;有的公司则会继续广泛参与,同时通过增加在Aerospace等领域的份额平衡其整体航空险业务。


除了价值规律本身的挑战外,2017年的航空公司保险市场还将有两个关键词是承保人不得不额外予以关注的。

一是战争与恐怖主义(War & Terrorism)风险。自2014年两起马航事件(MH370和MH17)和利比亚机场袭击事件(Tripoli Airport)后,航空战争险(Aviation War)市场一扭911事件以来的颓势,费率激增。不久之后,2015年的德翼航空(German Wing)飞行员自杀性坠机事件再次拉响了战争与恐怖主义风险的警钟,以至于2016年EgyptAir坠机后,埃及官方一度认为坠机的原因是恐怖主义分子在机上安装了炸弹。随着国际政治局势趋紧、中东地区烽烟再起、美国和欧洲民粹主义逐渐抬头,战争与恐怖主义风险只会更高。对于航空公司保险的承保人而言,虽然Hull War一般是战争险或水险市场承保的,但是一旦发生了类似马航和德翼航空的事件,许多航空险保单在AVN52项下的赔付也将会非常高昂。

二是网络(Cyber)风险。虽然目前尚未出现过由于网络袭击或网络瘫痪造成航空事故的先例,但是对于电子设备复杂密集、高度依赖通信网络运行的飞机和航空公司而言,网络风险的确越来越应当予以重视。2016年7月,美国西南航空公司的系统发生瘫痪长达5天,造成2300多个航班被取消,营业中断损失达1亿美元,由其网络责任险保单赔付。虽然这一事件并不在航空公司保险的保单保障范围内,但是它警醒了航空险承保人应在承保业务时考虑网络风险的因素,尤其是对于航班调度、飞行控制乃至于产品责任等环节和领域中可能产生的网络风险暴露,应当尽量从定价和条款两个角度限制风险敞口。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狄更斯如是说。每年第四季度将有约70%的航空公司保险保单面临续保,希望刚刚过去的第一季度只是这一市场在起飞前的滑行,并且第四季度来临之时不再是 “失望之冬”。


(感谢中再产险临分业务部严贤怀对本文的帮助。)

本文由“中再产险”公众微信号原创推出,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白城意外险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