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城意外险交流群

国家统计局原局长:官员们现在最担心安全 中国农民太苦了!

前海观察 2020-09-15 16:44:56

文/前海传媒   李哲


“去年我到各个地方去走,跟一些老朋友熟人见面,和地方政府的一些朋友见面,普遍得到的印象就是发展是第二位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所以以前那种扩张的冲劲、那种发展的热情明显地有所改变,就是心态改变了。他们开玩笑,他们说‘我们官员就怕开大会中间被人家叫出去,叫出去可能回不来了’。天天提心吊胆。”日前,原国家统计局局长、著名经济学家邱晓华在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演讲时这样表示。

本文为前海传媒旗下前海观察出品,前海传媒所刊新闻均为免费,欢迎转载并注明出处。新闻共享及合作请联系 weqianhai@sina.cn。


相关资料显示,邱晓华于198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进入国家统计局,曾任统计局总经济师、新闻发言人、局长等职。2006年10月,因在职期间收受不法企业主所送现金、生活腐化堕落、涉嫌重婚犯罪等,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局长职务被免。2007年1月23日,中纪委监察部严肃查处国家统计局原局长邱晓华严重违纪案件,获罪入狱一年。

邱晓华称,一定要治理官场不作为现象。“前一时期更多是以治理乱作为作为反腐败的主线,未来除了继续不放松乱作为的治理之外,将会把更多的精力或者是更多的注意力放到治理不作为。”

关于中国经济结构性问题,在他看来,关键是农民的收入上不去。这主要有四个方面因素:

第一,收入渠道很单一,就靠种植业、养殖业,和少量的进城打工的收入,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天灾或者其他因素的影响收入很快掉下来,不像城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收入来源渠道。

第二,中国的农民跟别的大多数国家农民比较,没有多少财产性收入,最大的财产就是土地,土地所有权不属于农民,而工业化、城市化增值最大的土地的收入,农民得不到大头。虽然大家在深圳,当时深圳的农民得到了,那只是很少量的,拆除以后可能给他有一定的补偿,然后通过这个补偿能够发展起来。对于中国大多数农村来说,土地都是被低价拿走,大头都是被政府、被开发商、被企业给拿走了。每年数万亿的土地收益农民能够拿多少?今年掉到3万亿,农民能够拿到的部分很少,这就是中国,这就是体制。农民一个工业化、城市化中间可以获得最大的土地收益他得不到。

第三,农民的住房缺那么一张纸,表面住房是他的财产,但是缺那么一张纸--房产证。中国的农民苦啊,有自己的住房没有房产证,没有这张证就不可能交易、不可能流通,不可能抵押,这就是中国的农民。这就是体制造成的,虽然有大量的房产,但是他变现不了。所以有财产徒有虚名,没有变化为货币的这种可能性,除非在城里面的城中村可以出租,或者是大城市郊区可以搞一点出租,大多数中国农村的农民住房都是不可能边线的。

这就造成了第四个收入他没有,就是银行的的信用消费,农民几乎很难享受。大家知道银行提供信用消费的至少两条标准,第一你的收入是不是稳定,有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作保证,每个月有没有稳定的收入可以扣。第二,有没有财产可以做抵押。没这两条银行怎么会把信用消费的阳光普照给农民呢?这就进一步缩小了农民的购买力。城里人可以按揭买房,城里人可以按揭买大件的东西,大多数的农民除了在城里面一部分的已经进城的农民,大多数的农民都享受不到这种消费的支持,这就近一部地放大了购买力不足的矛盾,这就是体制造成的。

至于今年宏观层面,他说,按目前的趋势推断,二季度有可能出现"阶段性的回稳,二季度有可能经济不再下行,可能在6.8%左右的区间,至少不会低于一季度6.7%。这就出现了阶段性的趋稳。下半年,如果目前的稳增长的政策效应能够进一步放大,那么下半年有可能在二季度的基础上面还会略有回升。全年就是6.7-7%之间,平均速度可能全年就是6.8%,有可能是这样一个增长态势。








(打赏原创是种鼓励)





Copyright © 白城意外险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