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城意外险交流群

妻子意外去世后,男子才知自己并非其唯一丈夫!

山东人民生活 2020-10-16 14:55:35

在现代,在我们中国,一夫一妻制是对婚姻忠诚的重要体现。这无论是一妻多夫,还是一夫多妻,那搁在现代都是引人侧目的新闻,今天,小E要说的这事,就是跟一妻多夫有关,问题是,这件事的男主人公,都还被瞒的死死的! 

16年年初,妻子遭遇交通意外离世

在2016年1月12日早晨6:58分,王立场(化名)的妻子像往常一样出门打工,但却不幸遭遇到交通意外。听到了消息之后,王立场立刻的就赶到了医院,虽然万般祈求医生救救自己的妻子,但很可惜,妻子仍旧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王立场是河南人,今年四十岁,虽然小时候患上了小儿麻痹症,成长过程有几分艰辛,但是随兄长一起从老家来到上海打工后,遇到妻子郭勇(化名),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日子过得也是和和美美。对于妻子郭勇,王立场说,是妻子点亮了他沉闷的人生,谈到离去的妻子,王立场又伤心了起来。

可以看出来,王立场对于与郭勇结合的这个家庭非常满意,也生活的非常幸福,但一场交通事故,却让两人阴阳相隔,让这个家破碎了一大半! 

丈母娘带了另一个男人赶来上海

因为郭勇的离世,警方告诉王立场,要通知死者的父母到场共同处理事故赔偿,因为这份赔偿是作为死者遗产来处理,所有权利义务方都要到场。

但是,这个原本看起来非常简单的要求,却把王立场给难住了,原因是他说自己从来没见过妻子的娘家人,因为妻子生前不愿意提自己的过往,也没让王立场上过门。就连两人结婚生子的重要时刻,都没有娘家人的参与。

这听起来确实是挺奇怪的,难道说其中有什么隐情吗?但作为一个丈夫,王立场还是想办法的找到了妻子的母亲,可让王立场想不到的是,丈母娘居然带了另一个男人赶来了上海!

这。。。这是一女嫁二夫?

我们来听听这两人是怎么说的:

男子说自己姓邓,并拿出了一张结婚证,说自己才是死者的丈夫;

死者的母亲拿出了一张身份证,称死者是自己的女儿,但她并不叫郭勇,而是叫冯云(化名)。

对此,王立场回忆说,自己的妻子告诉自己有过一段婚姻经历,但怕妻子伤心,他就不再问及旧事。他也无比珍惜自己与妻子共同走过的那段日子,虽然贫苦,但是幸福。他也说,只要日子过得幸福,他不在乎妻子还有段婚姻。

三人共同处理后事,但也有疑惑

妻子走了,王立场也不得不与郭勇(冯云)的家人一同料理后事。16年4月,他们将运输公司和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在法庭上,按照郭勇(冯云)母亲与她的第一任丈夫邓红容(化名)的说法,郭勇(冯云)已经和邓红容结婚多年,并已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王立场根本不可能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甚至指责这一切都是王立场的阴谋。法庭上,双方都作为死者的家人出席了,他们的眼神中有伤感,也有疑惑。

不止他们疑惑,我们看的也很疑惑。

在法庭上,有两个争论的焦点,一个是死者的身份,一个是赔偿的标准。
死者的身份:

在经过查证后,死者的两张身份证都存在,而这两张证件的发证机关分别在河南和重庆。经过DNA检验,可以确认死者的真实身份为冯云,并与三名子女存在血缘关系。同时,法院认为,死者冯云之前的婚姻关系还是存续,后面这段婚姻关系是不予认可的。

赔偿标准:

既然已经知道了死者是冯云,那么赔偿标准又是如何的呢?

法院认为,如果按照冯云的户籍性质的话,应该是按照农村标准赔偿。但是法院经过审查查证之后发现,死者事发之前,以郭勇的名义与第三人王立场,在上海已经是工作生活多年,那么根据相应的司法解释,是符合适用上海城镇标准。

目前,宝山法院已对本案做出了判决。

根据分配,死者的母亲与法定丈夫邓红容及其儿女可获得120余万元,王立场和儿子将得到30余万元。

事情到这里,已经落下帷幕了,我们就不谈为何冯云当时要改名换姓的来到上海,但小E最后想说,无论是谁,如果说到了最后,一段婚姻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想要开始新的人生,那么,也请给前一段的婚姻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给未来的生活打开一扇新的窗户。

Copyright © 白城意外险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