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城意外险交流群

微事微闻|美国国家安全最怕中国什么?看美国人怎么讲

军中大微 2020-08-05 12:04:21


JZDV


一个有性格的公众号

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ID:JUNzhongda-V



摘自《超限战与反超限战——中国人提出的新战争观美国人如何应对》


微言微语

美国作为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无论经济、政治,还是军事、科技等方面,都远超中国。然而,为什么美国一而再再而三地抛出中国危胁论来制衡中国呢?翻阅《超限战与反超限战——中国人提出的新战争观美国人如何应对》一书,有详细的分析,大微觉得挺有道理,推荐给大家看。不过,今天还是先解决如何看待美国人对中国危胁的认识问题吧!



超限战冲击了美国精神,

应对超限战亟须多维合作


——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超限战研讨会上的开场演讲


罗纳德•R.鲁曼


我们举办超限战研讨会的目标是:分享观点、见解和经验,并且界定战略力量、我们的弱点和机会,以及对跨部门协作的威胁。此外,我们将寻找部门职责的缺口,并抓住机会促成在战略、技术和分析等方面积极的变化与协作。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盟国正面临着来自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将其称为广义战争。在广义战争中,我们需要使用非常规战争手段,传统手段已经过时。


2006年,为建立一个研究超限战的共同体,并记录对超限战的一些认识,我发起了这个研讨会。我致力于同由战略家、分析家和科学技术专家组成的,为应对严峻挑战做出重要贡献的高效、统一的共同体分享信息。


首先,我想简单概括超限战的本质,并澄清超限战是什么、不是什么以及它包含什么。超限战跨越了美国国防部定义的四个战争环境(如图1四个象限)中的三个。超限战的主要特征是手段使用的超限性,而非超限战略或超限目标。正如联合攻击中经常使用奇袭和诡计以寻找传统意义上更强对手的多个弱点。


国防部定义的战争环境


超限战的战场包括人们从未料想过的新领域,如基础设施、自然资源、金融和经济市场,以及化学、生物和核威胁等。它们是政府、国防部和各行业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挑战。这次会议将讨论我们面临的严峻挑战,以及这些挑战导致的多维合作的必要性。


超限战的一个特征是敌手是小规模且有组织的,而非大规模的军队。这些小规模作战单位由作战小组构成,藏匿于群众中间。技术进步和全球广播媒体的实时接入为宣传和向全球观众投射形象提供了手段。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之间组成动态联盟,它们的金融手段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是错综复杂的,这使少数能够影响多数。这些小组参与的战术行动对美国及其盟国产生直接的战略影响。


我们称这种冲突为超限战,因为敌人的行动引发了震惊和恐惧,攻击了我们,还使人们不再信任美国精神。这些新领域正遭受攻击,迫使政府、工业部门和军事组织在面临挑战的新领域武装自己。比如,在 2008年8月8日开始的那场冲突中,俄罗斯军队声称要保卫他们的“俄罗斯同胞”,进入了南奥塞梯。冲突发生时,格鲁吉亚的基础设施和政府网站遭受了多方面的网络攻击。攻击形式包括:篡改网页、网络心理战、猛烈的宣传运动以及对网上金融和商业交易网站的拒绝服务攻击。


2009年在亚洲发生的攻击触及了我们的文化敏感点,挑战了我们的道德标准。在一个度假酒店的大堂,未成年的男孩引爆了双肩包里的自杀式炸弹,在假期杀害了无辜的平民。现在存在很多年轻、狂热且技术过人的圣战者。他们在追寻他们的目标的过程中,可能会制造更多的暴乱、恐慌和恐怖活动。“基地”组织公开宣称:要获取和使用核武器,并血洗美国直至美国破产。


美国及其盟国还在为敌人使用了我们不了解或者没能料想到的手段而惊讶。我认为,尽管恐怖主义活动总是违背我们的正义感,但我们仍然需要预测敌人将在哪里,以何种方式发动下一次攻击。为应对超限战的未知挑战,我们必须在本土和海外都做好准备。因此,这次讨论会的目标是:创造应对超限战和使跨部门工作组合作最大化的新方法,以提高我们制定战略计划和对威胁做出反应的效率。


在2006年的首届讨论会上,我们关注超限战威胁的界定;第二届旨在创立解决方法;在2008年,我们聚焦全球反恐战争作战概念(见图2)。那么,迄今我们创造出了什么呢?组织之间知识和经验的分享提供了大量资料,也产生了附加价值,我对此印象深刻,但并不感到惊讶。四年中,我们发现,我们需要使用非动态方法对抗新威胁:我们发现,威慑、劝阻和冲突等手段必须与面临的威胁相适应。人为因素要求我们拓宽我们的视野,珍视我们展现给世界的国际形象和品牌。我们理解不同的党派,重视不同的事件,也理解分析共同体在定义标准、开发模型和收集现代战争资料上面临的巨大挑战。我们目睹了演习的重新出现,但是,我们必须给它们以结构,这样我们才可以重复这些结果,我们才可以巩固产生演习和模仿的新模型。我们认识到,为保护我们的战士、网络和信息安全,技术进步必须非常快速。



我呼吁为指明未来的研究领域而交流互动、分享观点、精诚合作。


为什么合作这么重要?每一个领域都需要其他领域的协助(见图4)。战略家需要了解可供选择的行动路线的危险和好处,而这需要建立在使用严格设立且稳定的模型进行分析的基础上。他们还需要了解技术的潜在影响。分析师需要了解获胜的方法。对于网络战、能源战和经济战,我们怎么知道从战略意义上讲在地缘政治领域有什么价值?分析师还需要知道他们能够在什么地方获得合理的资料,以及如何将这些资料应用于新的创新性分析视角。科学技术人员需要了解在使用所有国家力量元素的全域战争中战略家想要的是什么,还需要了解他们各自的技术方法在具体背景下的价值。一个统一的共同体将使我们能够“量体裁衣”地进行多维反应,设定行动路线,根据重要性排列目标,测算结果,指导人们为解决超限战的威胁做出突出贡献。


本文作者简介:

罗纳德·R.鲁曼博士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国家安全分析部门的负责人。他将系统工程原理应用于指导系统的准确性、无人水下航行器、弹道导弹防御和情报系统,经验丰富。罗纳德·R.鲁曼曾任联合对抗先进概念技术演示(the joint countermine advanced concept technology demonstration)的首席分析师。他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领导一个致力于理解未来冲突、建立合理的技术能力以对抗非传统战争的跨单位研究。鲁曼博士获得了乔治·华盛顿大学的运筹学博士学位,获得了密歇根州立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双硕士学位,1976年本科毕业于明德学院。



军中大微 一个有用的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感觉精彩,点击下方大拇指支持一下吧!
↓↓↓

声明:文章均为作者原创,如有转发请注明原作者。敬请关注!欢迎点赞留言!感谢打赏转发!诚邀合作策划推广!来稿请投13813851876@163.com。目前稿费全靠打赏,重在表达有性格有温度的观点,不断积聚和分享正能量。

Copyright © 白城意外险交流群@2017